来源:中国经营报社本报记者 吴婧 上海报道2020年7月27日,新

简介: 来源:中国经营报社本报记者 吴婧 上海报道2020年7月27日,新三板精选层开板。

来源:中国经营报社本报记者 吴婧 上海报道2020年7月27日,新三板精选层开板。

“作为新三板市场乃至中国资本市场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一步,精选层首日表现显然没有达到之前市场的预期。

但可以看到精选层的流动性带动效应,新三板市场全天整体成交45.16亿元,环比上升645.35%,这对于一直备受流动性诟病的新三板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了。

大面积破发复盘首日表现,32家精选层股票全部高开低走,平均跌幅4.37%,其中有10家企业上涨, 涨幅最高的同享科技收盘上涨55.40%;21家企业下跌,跌幅最多的泰祥股份收盘下跌20.83%。

32家企业合计成交36.09亿元,单日平均换手率为16.67%,精选层首日多只新股破发的同时成交额和换手率都处于低位。

不同于A股的低风险新股套利,精选层打新更靠近直接的二级投资,承担一定的风险,投资者意识到新股定价比中签更重要,随着市场预期降低,新股发行估值下降,中签率提升,新股收益率将出现分化和一定的周期性涨落。

华安证券分析师邹坤认为,首日破发主要有两方面原因,一是来自投资者对二级市场流动性红利的过高预期。

市场化定价放开市盈率“天花板”限制,在“新股不败”的固有思维和科创板打新丰厚的赚钱效应下,网下投资者特别是私募机构的参与热情超出市场预期。

精选层企业股票的公开发行本质上是一种增发而非IPO,参考A股市场再融资新规中定增价格打8折的规定,叠加考虑精选层市场的流动性折价,发行价格应当在停牌前一定期间内均价的8折以下。

从发行结果看,32家企业的发行价格均值约为报送辅导至停牌前均价92折,反映投资者对精选层企业的追捧,但也削弱了新股上市后的短线交易机会。

一方面,之前市场对新三板精选层打新持有极高的热情,新股认购供不应求的前提下或致部分股票价格被高估,而股票进入二级市场公开交易后,股价将理性回归,从而导致市场上出现个股股价普遍下跌的现象。

另一方面,新三板企业数量众多,个股差异性较大,且精选层股东结构不同于A股,挂牌公司在公开发行前已经历了创新层的公开转让,发行后新老股东共存,初期的市场博弈因素更为复杂,或也将导致投资者提前离场,市场流动性或将进一步降低。

出现大量新股破发,在国信证券分析师彭若恒看来,一定程度上与挂牌公司本身为挂牌交易的创新层公司,在申请公开发行前较长时间内仍处于可交易状态有关,由于年初以来新三板及相关市场改革政策快速推进落地,各公司股价受政策红利预期影响均在停牌前大幅增长,并间接推动发行定价抬高。

整体来看,当前精选层32家公司股价自年初以来除1家下跌以外全部上涨,平均涨幅达71.81%,而停牌前最后一日的收盘价全部高于年初价格,平均涨幅则高达114.35%,涨幅区间为9.38%至253.80%,在此影响下,各公司发行价格平均较年初价格高出78.58%。

彭若恒认为,低市场活跃度增加了投资者的交易成本和投资风险,投资机构难以实现合适时机退出,也不利于优质企业通过新三板市场获得直接融资。

更进一步,过低的流动性也使得市场定价机制难以有效发挥作用,容易导致公司价值长期处于低估状态,因此从根本上改善流动性是新三板改革的核心目标之一。

总体来看,当前精选层的设立已经开始在吸引更多资金和投资者,带动新三板整体流动性提升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。

根据全国股转公司发布的信息,截至7月17日,新三板合格投资者账户数已至160 万,较2019年末新增达130万,已向科创板半数水平靠近。

安信证券分析师诸海滨认为,长期来看,过去五年中,从新三板转去A股上市的企业,在两个市场的估值差导致的“转板”收益率平均达到300%~400%。

而现在《证券法》已经明确股转系统具有和交易所相同的法律地位,精选层明确定位为场内市场,过去在企业端、投资端、监管端影响新三板估值的因素逐渐消除。

精选层由于转板上市通道建立、投资者门槛降低,交易规则与创业、科创板接轨,标的公司本身质地经过发行程序筛选等因素,彭若恒认为,精选层在流动性方面大幅好于新三板整体。

不过,在钮宇鸣看来,精选层制度的设计上给予了市场更充分的竞价博弈空间,如定价发行的完全市场化、不受市盈率约束,二级市场上交易采取较宽的涨跌幅范围等。

而新三板的中小企业特点决定公司估值定价困难,前期难有价格锚定,个股间差异较大,拥有较强的不确定性,投资者需持续关注市场流动性风险。

刘靖认为,长期来看,转板上市制度仍然是精选层优质公司估值向A股靠拢的最重要逻辑。


以上是文章"

来源:中国经营报社本报记者 吴婧 上海报道2020年7月27日,新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南投股票网的其它文章